用9年成为最好的综艺公司,然后呢?|专访灿星金磊、陆伟

用9年成为最好的综艺公司,然后呢?|专访灿星金磊、陆伟

用9年成为最好的综艺公司,然后呢?|专访灿星金磊、陆

作者/金金金 示其

从“神仙眷侣”袁咏仪、张智霖蒙面扮演“白云”“黑土”,到脱口秀新星李雪琴成为“仙女赐福”,从“爱折腾的凡尔赛”伊能静,“两秒钟猫咪”何洁,到“大熊猫猜猜”李克勤,由灿星制作的又一档综艺《蒙面唱将猜猜猜》第五季也即将迎来圆满收官。

自2015年诞生,《蒙面唱将猜猜猜》就成为了灿星的代表台综作品之一。歌手们蒙面演唱,并由艺人与观众共同组成的猜评团进行身份猜测,这一新颖模式一经推出就广受关注,还衍生出了姊妹节目《蒙面舞王》。

而其背后的制作公司灿星,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还推出了《中国好声音2020》、《这!就是街舞3》等多档热门综艺。正在播出的全新节目《追光吧!哥哥》频频承包热搜,“综N代”《蒙面唱将猜猜猜5》也稳居同时段卫视收视前三。已经成立9年的灿星,在台综和网综这两条赛道上,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据娱乐资本论了解,卫视端方面,灿星针对江苏、浙江、东方每年有4-5档的节目提案,核心是巩固老IP,同时更多尝试网台联播的方式,促成卫视、互联网平台、制作方三方共赢。网络端方面,灿星保证每年有4-5档的大型真人秀节目团队随时待命,针对优酷、腾讯、爱奇艺三家平台分别提案,并重点发展垂直、小众的潮流文化类型。

灿星在台综时代的履历称得上辉煌。2010年,《中国达人秀》开播,由此开启了国产综艺引进模式的浪潮;2012年,《中国好声音》在浙江卫视开播,中国选秀综艺的新纪元拉开大幕。

如今,已经走过第9个年头的《中国好声音》依然堪称是灿星的支柱节目。这档节目开启过很多电视历史上的首次:首次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制播分离、首次引进国外的节目宝典模式,并创造了综艺节目收视的多个纪录。

总导演金磊陪伴《好声音》走过了9年,目前第10季的海选也已经开启。聊到这个IP的最终目标,金磊表示,希望能给中国流行乐坛源源不断地输出最有才华的年轻人,“我个人觉得可以一直做下去,至少20年是没问题的。”

从9年前首次引领与卫视的制播分离改革、掀起综艺引进模式潮流,到入局网综领域接连制造出爆款节目,灿星始终保持着对行业的敏锐嗅觉。从台综逐年积累、到网综爆发式放大,灿星走到今天靠的是什么?娱乐资本论采访到了《中国好声音》、《追光吧哥哥》总导演金磊,以及《这!就是街舞》、《亚洲超星团》总导演陆伟。

系统化的核心人才优势,培养年轻生力军

2012年,《中国好声音》在浙江卫视开播,金磊担纲总导演,带领着章骊、沈宁、吴群达三位副总导演,和宣传总监陆伟,一起拉开了中国电视选秀综艺新纪元的大幕。

《中国好声音》在电视史上的意义重大。当年引进voice版权时,行业内第一次广泛知道了“Bible(宝典)”模式的存在。从完整的剧本大纲和产品说明书,到前期准备、导师选择、学员挑选、现场音响调试、灯光调校等,甚至连接线的方法,从国外引进的这份宝典内容都有详细规定。“Voice”这个强大的模式,是国内做电视多年都没有触及到的理念,团队每天都在更新认知。

当年这些从台综中一步步摔打锤炼出来的人,如今已逐步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总导演级人物,有了陆伟、章骊、沈宁、吴群达,这才有了后来的《这!就是街舞》、《即刻电音》、《一起乐队吧》和《这!就是原创》。

在《中国达人秀》、《中国好声音》时期一直担任节目宣传总监的陆伟,也是灿星尝试网络综艺的开拓先锋,2018年的《这!就是街舞》是陆伟、也是灿星的第一档网综。

在采访中,陆伟坦言宣传工作的经历和编剧属性是自己被选中的原因,因为这能最好地契合网络综艺特性。做宣传多年,陆伟对互联网属性、网络传播属性都非常熟悉。又因为他是做编剧出身,当时正是《蒙面唱将猜猜猜》的总编剧,对于模式创新比较感兴趣,而街舞节目就是一个全新的模式,当时市面上没有任何参考,完全要原创,所以很适合由编剧性的导演来掌舵。

陆伟也成功地用《这!就是街舞》为灿星的网综制作树立了一个典范,让外界认识到灿星不仅擅长制作传统卫视综艺,也擅长做网络综艺。

金磊坦言,灿星入局网综的时间虽然“稍稍有点晚了”,但始终在有意识地保持创新动能、拥抱年轻人。金磊也在采访中反复提及,“拥抱年轻人是我们创作的核心指导”。

刚刚结束不久的《中国好声音2020》,除了增加原创赛道、首次与西瓜视频合作之外,节目选出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冠军——年仅18岁的单依纯,导师团也是节目历史上平均年龄最小的一次。金磊告诉娱乐资本论,“95后和00后选手每年以10%的速度在递增,2020年的《好声音》,95后和00后占比已经达到了95%。”

灿星拥抱年轻是自上而下的,金磊告诉小娱,他也在看B站的各种节目和跨年晚会,也在从各种节目里学习年轻人的文化形态,了解他们对节目的内容需求。

同时,“我们的团队本身也在越来越年轻,90后年轻人占据了50%以上。灿星的梯队是这样,70后是核心,80后是骨干,90后逐渐成长为每条业务的具体负责人,而且增长很快。我们的70、80后也在向90后的导演骨干们学习,了解他们的需求和喜好,我相信任何好的团队都需要有代际的融合和组合。”

与当下流行的独立工作室负责制不同,灿星采用的是集体决策制度,任何一档节目都会由公司所有总导演一起进行头脑风暴,不同年龄层导演之间的创意流动,也能保证节目品质。

陆伟解释,在灿星内部,当任何人独立去做一档节目,不管是什么类型,所有总导演都会来给这个新模式提供一些想法和建议。“有这些同行业高手来出谋划策,很大程度上能保证这个节目的品质不会太差。不敢说每一档节目都会是爆款,但是它成为爆款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灿星的后期制作团队与前期策划团队的配合之默契,也是节目整体品质的保证。在灿星,后期总监也相当于节目的联合总导演,会用后期思维提供思路。“比如,他会指出某个看上去很好的赛制在后期很可能会剪不出效果,以及素材、拍摄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从而保证前期的录像本身内容充足可用。”陆伟告诉小娱。

从网综到台综,从策划到后期,综艺能力全覆盖

2010年,《中国达人秀》开播,综合演艺 平民选秀,颠覆了当时国内电视行业的既有模式,一开播即创造了收视高点。不满足于综合演艺形态之后,灿星开始单独研发歌舞垂类节目。包括音乐类的《中国好声音》、《蒙面唱将猜猜猜》,以及舞蹈类的《中国好舞蹈》和《舞林争霸》。

步入网综时代后,垂类之下是更加细分的垂类,音乐类衍生出了《即刻电音》和《一起乐队吧》,舞蹈类衍生出了《这!就是街舞》。

到了2020年,灿星开始尝试口径更小、更细密的节目模式漏斗——从小成本衍生节目中尝试新的制作模式,为今后打造独立节目做提前准备。

例如,2020年播出的《师父!我要跳舞了》就是从《这!就是街舞》衍生节目成长起来的。陆伟表示,当初的想法只是希望从寒假就开始为街舞制造一些热度,让大家把视线聚焦于此,但这档小成本的节目做得非常成功,它已经从衍生品独立出来变成一个新的节目——只面向于少年儿童街舞的培训教育节目。类似的,随着《这!就是街舞》第三季播出的《一起火锅吧》也有可能会在今年变成一个独立节目。

陆伟认为,网综的衍生花絮、衍生节目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非做不可”,这是互联网平台本身的传播属性所决定的。它没有时间、空间限制,可以容纳无限的内容,因此也会产生极大需求。以《这!就是街舞》为例,每周都需产出400-500条相关周边短视频。

同时,所有衍生节目的设计都必须和主节目的策划同时进行,要明确各档衍生节目分别主打什么方向。比如,“街舞”的衍生节目《一起火锅吧》,是为了让观众更多看到明星私下的生活状态;《潮流街舞图鉴》是为了推广街舞IP潮流的理念;《街舞营业中》的舞者采访、游戏互动,其实是为了让他们在正片中形成的人物关系得到进一步巩固;《一起来看流星舞》则用直播竞猜闯关的形式,给观众送出录制门票、舞者签名照片等福利。

灿星的另一个尝试是,打造了首档实现台网深度融合的《追光吧!哥哥》。金磊表示:“这个不是纯台综也不是纯网综的节目,观众群也有明显差异,它是深度台网互动的第一个节目,所以要付出很多代价,有很多需要研究。”

金磊认为,台网受众的关注点有很大不同,“第一是两个平台人群的收看特性不一样,网络受众更关注真人秀的部分,网友们会在意一些很小的细节,比如生活特点、友情关系等,但在电视平台上,演播室里的演出内容会有更高的收视。第二,网络主要关注拖动率,但电视台是要计算每分钟收视的走向,这对我们内容的生产都产生了不同的指导。”

陆伟也分享了他对网综特性的判断。对于节目的主体内容,如主线讲故事的方式、塑造人物的方式,网络综艺和卫视综艺不应该有本质区别。但在题材选择、剪辑方式与传播节奏上,制作网综还是需要紧抓互联网平台的特点,不能将台综的制作思路照搬至网综。

陆伟通过街舞系列总结出了三点网综制作的“必需品”:更垂直小众的题材、多线性叙事的剪辑、与平台运营打配合的传播节奏。

1、主题性方面,垂直、小众的门类更容易在互联网平台上获得成功,如街舞、说唱、电音、潮流。灿星在网综领域都会考虑一些比较垂直、基本不太适合卫视播出的题材,也投入了最大的创新研发力量。

2、剪辑方面,网综区别于台综的最大特点就是可以采用多线性剪辑。因为观众可以随时跳转、回看,《这!就是街舞》采用了同时在4条街道用多线并进的方式叙事,以丰富节目内容。

3、网综的传播依托于互联网平台,能完成台综做不到的配合效果,比如《这!就是街舞》第三季中被观众津津乐道的舞者黄潇和乔治“潇乔流水”CP,他们的人物关系在节目正片中表现有限,但通过大量练舞花絮、生活花絮等衍生周边节目,观众感受到了舞者间的惺惺相惜。

而对于灿星来说,在传统强项之外仍在进一步开拓更丰富的综艺版图。例如,2019、2020连续两年与天猫合作的首档电商带货真人秀综艺《爆款来了》,开创明星、达人PK推荐好物的节目模式;2020年与北京卫视合作的《跨界歌王5》,首次在舞台上打造四个王座,由挑战者向王座发起挑战,也实现了对前四季演唱模式的突破;另外,灿星的后期制作团队同时承担了《创造营2020》的后期制作。不论是自制项目还是参与合作,灿星出品已是质量的保证。

把握文化趋势和审美变迁,延伸IP产业链

节目形态在变,但灿星认为综艺节目的“创新和坚守”始终没有变。正如金磊所述,一方面,创新经营模式的背后是拥抱当代青年文化,另一方面,坚持节目价值观的本质就是要讲当下中国人自己的故事。

从内部年轻化、作品年轻化入手的变革卓有成效,灿星开始吸引到更多年轻人的目光。《追光吧!哥哥》吸引到了大量年轻女性观众的注意,引起了一场有关于男性形象和女性审视的大讨论。

金磊表示,“拥抱年轻人是我们创作的核心指导,包括引入郑爽这样一个快人快语的角色,是希望她能代表95、00后这样一批网络时代生长起来的年轻人的语言体系,代表他们对于社会现象的表达。包括陈志朋、陈晓东这样年纪的艺人来参加这档节目,他们也是想脱去自己曾经的审美禁锢和固有思维,想知道年轻人是在干什么。”

灿星在把握时代风向和审美转变上一向敏锐。从《中国好声音》到《追光吧!哥哥》,它们展示出的社会现象包括流行文化风向的改变,也是一面反射大众情绪的镜子。

《中国好声音》当年之所以能够横空出世,就是抓住了大众内心对于音乐“好听”本质的呼唤。再之后从《中国好声音》到《即刻电音》,从《舞林大会》到《这!就是街舞》,都是对流行文化风向的精准把控。

节目在娱乐大众之外,也有展现社会横截面的意义。比如,《好声音》中歌曲的选择就反映了当代中国的某种审美脱节,过去的经典老歌与今天的流行音乐在节目中产生碰撞与融合,节目也试图通过老歌新编的方式寻找不同代际观众的共同共鸣点;又如,《哥哥》中引发全民讨论的男性“去油”问题,它背后也不是简单的才艺或表情管理问题,更是一种审美转变、一次与男性价值观的对话。

金磊提出,要正确看待大众对于节目的吐槽和鞭策,“这是一种非常鲜活的意见表达。如果节目能秉持正确的姿态去对待,就能从虽有锋芒的鞭策中,收集到有价值的大众声音。”

对于灿星来说,以综艺立身,但综艺也不是唯一。一档成功的节目背后,其实都已经有了超脱于节目本身的产业价值或社会意义。

在产业价值方面,自第二季以来灿星就采用了与优酷分成的模式,将“这!就是街舞”打造成一个集时尚潮流、巡演比赛、教育培训为一体的大IP。单单衍生品、服饰的品牌授权每年能为灿星带来的净收入可达千万级别。

2019年,街舞第二季赛后的6站巡演每一站门票都是售罄,第三季巡演与大麦展开了深度合作。而接下来,陆伟还希望能做一个中国、乃至全球性的街舞赛事。

在街舞教育培训领域,灿星一方面在为成年人提供街舞线上教育,提供可付费下载的由街舞人气舞者出品的线上培训教材;另一方面,基于《师父!我要跳舞了》的热播,灿星也计划能够把目前较为零散的少年街舞培训融合形成一个全国性的连锁品牌。

当综艺节目做到了与产业共生、与社会相融,它自然就会有与产业、社会同样长久的生命力。

 分享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共  条评论

评论

  •  主题颜色

    • 橘色
    • 绿色
    • 蓝色
    • 粉色
    • 红色
    • 金色
  • 扫码用手机访问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邮箱,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

© 2021 www.nb25.cn  E-Mail:gk88f9ez@qabq.com  

观看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