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几遍《山海情》演员表,我才确信水花是哺乳期的热依扎演的

看了几遍《山海情》演员表,我才确信水花是哺乳期的热依扎演的

看了几遍《山海情》演员表,我才确信水花是哺乳期的热依扎演

要不是对着演员表,我简直不敢信《山海情》里的村姑水花,竟然是15岁就和杨幂同期以平面模特身份出道的热依扎演的!

导演孔笙说,当时对于李水花这个角色,我们试镜了很多演员,但最终选择了热依扎,在剧组拍戏时她给我们大家的印象就是很认真,对细节看的很透彻,她把那种灵秀倔强的农村姑娘演活了。

但其实热依扎对这个角色没底,她去试戏的时候刚出月子,试戏前问剧组导演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会用哺乳期的女性吗?

到被剧组录用,她自己都有点恍惚得不敢信,后来她还特别感谢了剧组说,谢谢他们认真照顾了一个哺乳期的女演员。

故事里的水花其实命不好。

本来打小和黄轩饰演的马得福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可她是个女子,成绩优异但无法继续读书,早早被父亲安排嫁人换上了一套彩礼。不愿认命的水花选择坐火车出逃,但最后还是回来结婚,丈夫却在几年后伤残,她一个人拉着板车,把孩子和丈夫拉到了金沙滩。

但就是这么个命苦的水花,用笑和泪,打动了所有人。

热依扎说:“我一直是用笑去诠释,因为我觉得,她遇到些事情的时候,她不会被压垮,满是绝望的时候,她又给你马上点燃一柱希望的光”。

热依扎也是个不容易被命运压垮的女人。演《山海情》之前,她经历了重度抑郁,因为着装大胆被网民围攻过,和网友网上对战过,然后是未婚先孕,到现在孩子爸爸是谁依然成谜。

角色和演员有时候要讲缘分,就好像是老天爷送了一个角色给热依扎,她一个光鲜亮丽的女明星,背着挤奶装备在机场等公共场合“背奶”,一个人拖着娃跑到宁夏,窝在小车里给孩子喂奶,每天灰头土脸地演戏,然后把这个角色,稳稳地接住。

到最后,所有那些曾经以为她就是个娱乐圈大飒蜜的人们不得不承认,热依扎,是个优秀的女演员。

都说热依扎剧中的哭戏能写入教科书,我反倒爱上水花的笑脸

其实一直有种质疑就是:正午阳光会拍女人戏吗?

的确,孔笙侯鸿亮就是凭《闯关东》这样的男人戏出来的,何况《山海情》这样的扶贫剧,听起来就像男人戏。

主演阵容中,也确实集合了黄轩、张嘉益、王凯、尤勇智、郭京飞、祖峰、白宇这样的男演员阵容。

但同样也有闫妮、姚晨、陶红、黄尧和热依扎这样的女演员。

实际上,《山海情》无论男人戏还是女人戏,都响了。

过去很多主旋律剧“不好看”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在于作品主题先行,故事假大空,观众无法共情,《山海情》这样讲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宁夏西海固的移民在福建的对口帮扶下,创造出金沙滩的扶贫题材,要让观众看进去,更必须拍出细枝末节的烟火气,必须聚焦“人”的故事。

而剧集之所以好看,也正因为它把宏大的命题落在每个个体角色身上,让观众的心情随着角色各自的命运起伏摇摆。

孔笙的镜头里,是容不下废戏的。

于是,张嘉益的老农民,一句“你吃了屎了吐成这样”,看得观众哈哈哈哈笑出来,角色也扎进黄土里。

郭京飞一个北京人,说着一口塑料福建普通话,和黄轩鸡同鸭讲,早上起来顶着个鸡窝头嘀咕“晚上做梦一直在找水”,又直戳观众笑点。

扶贫是一次浩瀚的征程。在这场征程里,每一个人都是笔墨。而在一票表现都极其出色的女演员的笔墨中,最让观众忘不掉的,观众万万想不到,是热依扎演的李水花。

她的出场戏就不一般,人还没出来,先传出她逃婚的消息。

黄轩饰演的马得福,骑着自行车在黄土高坡上追了一路,追上去,先凶巴巴骂了弟弟,弟弟和小伙伴们灰溜溜下车。

凶完之后,车厢里只剩下马得福和水花。

一眼看过去,哪怕告诉你这是热依扎,你都不敢认。

太土,土得掉渣。

时尚女明星演农村妇女的角色,除了早年的巩俐章子怡,多半不成功,不是不肯扮丑,就是演得不像,可热依扎一抬眼,皮肤黝黑、穿着朴素,形态粗糙沧桑,大西北女子水花的形象就出来了,那一刻,你绝对忘了女明星热依扎。

而热依扎在表演层面的表现,更让你不敢信。

马德福在火车车厢找到她的时候,她窝在车厢的铁皮上,身子蜷成一团,她以为自己心爱的男人是来抓她回去的,都不敢直视问他:你是要抓我回去,嫁给那个男人吗?

那一刻,热依扎是把水花所有的委屈,不甘,恐惧都演活了。

黄轩的戏也很好,他先是后退,又回来,掏遍了身上的所有口袋、搜出几块钱。

对水花说:(你跑吧)你一个女娃娃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

就在黄轩掏那几块钱的时候,水花憋了一肚子的眼泪才哗啦一下子就下来了。

这场哭戏真的是情绪饱满,层层递进,观众能感受到水花是从刚才的恐惧,化作回想起过往的种种,委屈从心头涌出来,小心翼翼,又心有不甘。

但这还不是最动人的,最动人是黄轩下车,火车开动以后,她对着心爱的男人喊话,最后冲他一笑。

那一刻你就觉得,素颜的热依扎,真美啊。

但这依然不是这段表演的最高潮。

最高潮,是原本有机会逃掉,但想到爹可能会被兴师问罪,又含着泪回来的水花,面对马得福那一笑。

眼里明明有泪花,却为了强忍泪水而使劲眨了几下眼,挤出一个笑容给爱人看,那个瞬间,马得福的惊愕,李水花的委屈,无奈 ,不甘,就都从荧幕上涌了出来。

这场戏还有个插曲。

见到她爸爸后,水花说了几句话忽然晕倒。后来热依扎回忆:“其实这个晕倒动作是剧本里没有的,当时拍到这里的时候,望着绵延不绝的大山,我想到李水花几天来一路奔波,她应该到极限了,累得不行了,所以我索性即兴加了这个动作。”

拍这场戏时,旁边的演员们以为热依扎真的晕倒了,吓得都围过来看。倒是导演孔笙觉得这个“晕倒”的细节设计得很合理,就采纳了。

孔笙选角,果然是从不出错的。这个女人,就是水花。

但热依扎在剧中的高光戏,还不止这一场。

另一场,是她嫁过去邻村后,丈夫为她打水窑洞遭遇意外,落下残疾,失去了劳动能力,她就一个人扛起了整个家庭的生计。

日子太穷过不下去,水花只好另寻出路、尝试来到许多村民死都不来的吊庄。

孔笙在这段戏里,少见地用了一段诗意的镜头,广阔的大全景下,宁夏高原上的水花,一个人拖着板车,拉着瘫痪的丈夫、年幼的孩子,走在风沙苍茫的烟尘风暴里,留下一个夕阳下的剪影。

日子都苦成这样了,镜头转过来,这个女人却在夕阳之下,唱起了山歌。观众怎能感受不到,咱大西北女子,有多了不起。

但要说惹泪,这还没到泪点。

泪点在她一个人拖着车走了七天七夜,终于来到金沙滩的时候,看到的第一个人是谁?就是当初想送她走的马得福。

这场戏,其实也不好拍,很容易掉入一个过度煽情的圈套,别人没感动,主创自己先哭了。

但热依扎和黄轩把握得刚好,像完成了一个高难度跳水,而且水花压得刚好。

特别是热依扎,几秒钟的镜头里,从瞪大眼睛确认,到忍不住的惊喜,最后,就像当年分别那刻一样,她给了当年的爱人,一个笑脸。

没有绝望,就没有希望,没有残酷,温柔也就无从显现。也正是因为这一笑,所有的温暖与坚强,都出来了。

到了新地方,看着没房没耕地,还经常有沙尘暴的侵袭的荒地,很少有人不会感到希望落空,毕竟很多大老爷们,看到这地方,当天晚上就溜了。

但这个女人却笑着说,这就是我的家了。

那一刻我在想,骨子里多么温柔的主创,才能写出这样的戏?

在那个一无所有的荒地上,一对经历了沧海桑田的恋人,心中却带着对未来的希望。

《山海情》聚焦的,就是这群人白手起家、从无到有的故事,也正是有这么一群人,愿意用自己的双手改变一眼能望到头的闭塞命运,愿意抱着理想在坚硬残酷的土地上种出希望,才有了这个动人的故事。

也是因为有了这样动人的角色,没有凄苦的卖惨,没有廉价的煽情,这个脱贫故事反而让人们从艰难的日子里,读到了角色乐观、坚韧不拔的生活态度。

而热依扎饰演的水花,展现出的正是剧集中少有的女性力量。

贫穷的地方不是我们想象的奄奄一息,相反女性都是鲜活的,是有情的,更是有力量的,所以她们才能成为时代变迁的主角。

可以说,热依扎用自己的表演,赋予了这个凄苦的角色,面对命运难得的尊严。

别人说她可怜,她却活成了人间清醒:正如她说:"这世上的事,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以为你想跟谁好,就能跟谁好……有缘则成,没缘也是白等"。

热依扎的表演最值得称赞的地方在于,她懂得如何笑着演出苦难,更知道如何用笑演出如何面对苦难,甚至是战胜苦难,水花的眼睛里始终有光,始终在笑,一笑,就好美,又给人一种希望,一种蓬勃的生命力。

看这个女人的笑脸,你就知道这个女人对好日子的追求啊,穷山距海,不可拦阻。

热依扎创造了水花,水花也成全了热依扎

《山海情》是方言乡土故事,故事和人物都像是土里长出来的。但认真看过剧的话,你会觉得水花这个看上去和热依扎八杆子都打不着的角色,又仿佛和热依扎冥冥中有种缘分。

故事映射出的是她们被强大阻力所淹没的人生,和她们看似执拗却执着地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逆袭。

正是带着这股劲儿,水花和热依扎才能跨越山海。

2004年,原本可以靠模特生活的热依扎考进北京电影学院,正式开始演员的职业生涯。

但没想到在电影学院里,来自新疆的出众外貌反而成为阻挡她的障碍。

一位老师曾对她说:“你以后可能不会有什么角色‘出来’,但我们还是觉得你有天资,所以把你留在这儿上学。”

热依扎对老师说:“没事儿,咱十年后看。”

还没到十年,她又一次遇到当初那位老师。当时正赶上《甄嬛传》播出不久,她就问老师觉得自己在里面演的怎么样。

老师只能回她“还行,还行。”

很长一段时间里,热依扎给观众的印象,就是《甄嬛传》里总穿着一身绿袍的桀骜不驯的叶澜依。

为了走出这个角色,热依扎各种戏路都尝试过。

一直到《长安十二时辰》,为了演好檀棋这个角色,她提前一年就把其他工作都停掉。

去学了武术、舞蹈和骑马,也翻阅了大量的史书,去熟悉剧中的历史背景和人物脉络。

到最后,她终于凭一句“登徒子”,让观众记住了她第二个角色。

可是“人红是非多”,没过多久,她的名字频上热搜。

从穿衣引热议,到自曝患抑郁,再到斥责偷拍者。

一群人持续地网上攻击,终于令热依扎情绪过激,在网上和黑粉互怼,拉黑了一票网友,那也是热依扎口碑的谷底。

到了去年的12月4日,热依扎在自己的社交动态更新自己成为妈妈的消息,一时间网友“炸开了锅”。

接着,网上又传出她哺乳期背奶的照片,有网民吐槽她说:消费好妈妈人设。

我想热依扎应该是真的曾经迷失过自己。重度的抑郁症和焦虑症是不容易战胜的,她说自己是“死过很多回,才知道生的意义”。

但哪怕在人生的谷底,她依然去试镜了《山海情》,哪怕打心眼里,她自己都不信,孔笙能挑中自己。何况,她当时还是被许多剧组嫌弃的哺乳期女演员。

可孔笙选角,是从来不会看走眼的,而正午阳光,也绝不会歧视一个哺乳期的女性。

拍戏的日子里,剧组为她保密,她带着宝宝进剧组,一边拍戏,一边背奶,工作完就回去陪宝宝。在狭窄逼仄的保姆车里,到处都放着孩子的用具。

拍摄环境确实艰苦,7月中旬,剧组安排热依扎和闫妮、张嘉益、黄轩这些主要演员,到西北农村体验生活,住在农民家里,吃住都在一起,也干农活儿。10天后,人都晒黑了,手也粗糙了。

剧中热依扎的高原红,不是化妆,是风吹日晒自然形成的。

进入8月,第一天来就在戈壁滩上拍,手机没有信号,连一棵树都没有。而且那时正是8月份,天气非常热。有的时候风特别大,一群人扶着拍摄设备,而且演员们自发地站成一排做人墙,以挡住风沙,让拍摄顺利完成。

而且热依扎出生在北京,西北方言对她而言太难了。好在编剧组里面有一个女孩是宁夏固原人,她就每天跟着学。黄轩方言说得最好,在现场经常帮其他演员纠正方言,就成了热依扎的“方言老师”。

就这么演了好几个月,热依扎演出了水花。

她们,都是好倔强的女子啊。

换一个角度来想,大概也只有热依扎,能演好水花。为什么沉重的人生就非要用沉痛的方法去演呢?这么多年,热依扎也是用乐天、逗逼、没心没肺的一面,去用微笑去和抑郁症死磕。

从某种意义上,没人比她更懂水花。演到最后,热依扎,成为了水花。

这就是《山海情》该有的演员。

《山海情》的内核不是爽,而是一种内心涌动的力量。就像一年又一年的金滩村,绵长,醇厚,一点一点的,生长出希望。

这好像是水花的人生,又好像是热依扎的。

就像水花在剧中说的,“可怜不可怜,都是自己找的,人要想不可怜,就得活明白”。水花身上,有女性的忍耐,更有女性的崛起。

时代洪流不会淹没女性,反而将她们的勇敢冲刷得愈加清晰。

很多人说,现在都流行看爽剧,猎奇,抓马才吸引人,也许是,就像如今的明星要红,也要猎奇,抓马才最有效。

但《山海情》里的热依扎,或许展示出另一条路。

这条路的尽头是:看了演员表许多观众才确信,这个优秀的女演员,她叫热依扎。

就像那个拖着一家人,在宁夏高原赶了七天七夜的路来到金沙滩的水花,跨过一条条深沟,翻越一座座大山,扎下根来,然后沙尘暴一年比一年少,终于消停了。

昔日的土路变成了沙路,沙路铺成了油路。一无所有的戈壁长出了一样东西,叫希望。

 分享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共  条评论

评论

  •  主题颜色

    • 橘色
    • 绿色
    • 蓝色
    • 粉色
    • 红色
    • 金色
  • 扫码用手机访问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邮箱,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

© 2021 www.nb25.cn  E-Mail:gk88f9ez@qabq.com  

观看记录